1. <code id='7AE8728788'></code><style id='7AE8728788'></style>
  2. <acronym id='7AE8728788'></acronym>
    <center id='7AE8728788'><center id='7AE8728788'><tfoot id='7AE8728788'></tfoot></center><abbr id='7AE8728788'><dir id='7AE8728788'><tfoot id='7AE8728788'></tfoot><noframes id='7AE8728788'>

  3. <optgroup id='7AE8728788'><strike id='7AE8728788'><sup id='7AE8728788'></sup></strike><code id='7AE8728788'></code></optgroup>
      1. <b id='7AE8728788'><label id='7AE8728788'><select id='7AE8728788'><dt id='7AE8728788'><span id='7AE8728788'></span></dt></select></label></b><u id='7AE8728788'></u>
        <i id='7AE8728788'><strike id='7AE8728788'><tt id='7AE8728788'><pre id='7AE8728788'></pre></tt></strike></i>

            歌曲这种东西果然还是需要传唱的 。

            只是画漫画 ,靠着绘画技能把歌曲‘画’出来这听着东野司都觉得不靠谱观众连听都没听过,连个基础印象都没有这要怎么才能画出来?

            东野司估计‘描音留声’大概与之前‘画味识形’这个技能一样 ,需要事先听过或者体验过歌曲,才能将歌曲通过纸张这种平面载体给表现出来 。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东野司思索着将耳机摘下来还给高桥由美 ,同时又扫了一眼‘描音留声’的技能 。

            知名点数在这两天内已经储蓄足够,东野司也没犹豫,很干脆地就将‘描音留声’的技能兑换下来。

            他有了想法就想尝试尝试,至于其他的 ,等尝试之后再想 。

            整整五百万点知名点数消失是什么样的景象?

            东野司就只看着数字飞快跳跃 ,随后迅速滑落谷底,最终留下一两万点知名点数 。

            看着剩余的那两万多点知名点数,东野司也禁不住沉吟一声。

            这积攒了半年多的知名点数一下子全部消失了看着确实有点空荡荡的啊。

            他也没看下一个技能需要多少知名点数 。

            因为如果按照‘描音留声’这倍数增长 ,下一个技能大概是千万起底了。

            那可是一笔巨款,就算是东野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攒到 。

            比起在意千万起底的绘画技能,东野司更想看看与这‘描音留声’之间的配合  。

            他走进房间里,开始翻找。

            这一动手开始找 ,东野司才发现自己家里不管是原稿纸还是A4纸都已经用完了。

            确实 ,最近画耗纸量骤增。

            删删减减毙了不少原稿 ,连用完了都忘记了。

            “我记得之前搬家的时候家里面是有那种空白打印纸的吧?”东野司离开自己的房间,走到最里面的一个小储物间,翻找起来 。

            之前从足立区那边搬家到这边东野司记得家里是找出来一大沓用塑料纸抱着的空白打印纸的 。

            上面好像还写了歌曲一类的东西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原主的爱好不管了 ,找一找吧 。

            东野司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 ,开始翻找储物间里放着的东西  。

            事实上东野家的储物间里也没什么东西 。

            原主家早就被搬空了 ,真正值得纪念的玩意儿装起来也就一两箱而已。

            东野司翻找了大概两三分钟,终于在最里面的纸箱子找到了那一沓空白的打印纸,在旁边还放了一支许久没有保养过的竖笛。

            前面已经说过 ,北义塾主要是以艺术 、体育来兴校的,自然也有古典乐器演奏部这种部团。

            只不过东野司有点奇怪 。

            在他的印象中 ,原主应该是并没有参加过北义塾的演奏部的。

            不过东野司也没怎么继续深入思考下去 ,指不定是东野千早或者是东野司国中的时候参加过类似的部团呢 ?

            “确实还有曲啊”东野司拿起旁边的谱子扫了一眼,这才看见右上角制谱人的名字东野千早。

            “千早的?”

            东野司以前没怎么注意到 ,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大概是以前东野千早精神状态正常时写下的东西。

            这歌曲大概是鼓励生活积极向上的 ,歌词也还算有趣 ,东野司也禁不住多看两眼 ,随后才取了几张空白打印纸出去。

            东野司重新回到桌旁,再也没犹豫 ,很干脆地就唰唰唰地写了起来 。

            他的动作不大 ,却引起了一边高桥由美与藤原葵的注意 。

            毕竟这可算是难得一见的事情 ,虽然藤原葵与高桥由美经常过来做客,但东野司当着她们的面创作漫画这还是第一次 。

            她们都有点好奇地凑过来 ,视线投放过来  ,这才禁不住一愣 。

            这不是漫画?

            看样子倒是像歌词歌谱?

            嗯?

            东野司会画漫画  ,她们俩其实都是知道的 ,但谱曲写词这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高桥由美与藤原葵对视一眼 ,目光都有点闪烁 。

            她们觉得估计是刚才提到大浦幸江刺激到东野司了 ,他这个天才也想写一首名曲出来。

            可是漫画和音乐这可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就算东野老师你能画油画 ,能设计熊本熊但那也是在你专业之内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想着谱曲写词 ?这确实不太好吧 ?

            “东野老师还想写曲 ?”高桥由美忍不住对身边的藤原葵小声说 :“不会真写出那种大火的 ,常年霸占配信榜第一的歌曲吧?”

            “”藤原葵没说话,她也是不信的 。

            但有了当初 、的前车之鉴,所以她也不敢下定论。

            她们俩这眼神交流也吸引到了旁边一直在手机上面玩吃豆人游戏的东野千早。

            东野千早将手机丢下 ,也有点好奇地靠过来看热闹 。

            阿司又在干嘛 ?

            她把脑袋伸过去 ,随后愣了愣。

            乐谱?

            东野千早禁不住呆住 ,抓了抓捋了捋耳边乌黑的鬓发,莫名地继续往下看去 。

            看着东野司继续往下写根本不间断的模样,旁边的高桥由美也禁不住摸摸自己的小脑袋 。

            印象里写歌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她偶尔是会去看那些歌手专访的 ,他们恨不得把自己写歌谱曲的经历说得世界第一艰难 ,什么写歌词有困难啊 ,这个注音又有什么讲究啊,乐谱这里又修改过多少次啊

            怎么到了东野司这里,就写得一泻千里 ,稀里哗啦的 ?

            她有点搞不懂,于是用手肘抵了抵旁边藤原葵的胸口:“阿葵,怎么样?你唱的出来吗?”

            “啊 ?‘藤原葵满脸莫名其妙:“我又没入过演奏社团或者轻音社团 ,怎么可能认识歌谱 ?你应该问凉花,她家很有钱的 ,她好像也学过一段时间钢琴应该认识这些东西 。”

            “凉花还在画室没回来呢 ,你天天骂我蠢猪 ,结果连这都看不出来 !臭矮子。”

            “好啊 ,蠢猪 ,你终于又一次触碰到了不能触碰的底线。”

            她们俩在那边吵起来了 ,颇有种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开始的声势 ,可吵到后面也没敢太大声 ,毕竟东野司正在创作中,彼此压着声音憋红脸小声骂互怼的样子看上去还有点可爱。

            在她们旁边,东野千早则是继续看着东野司手下的简谱 ,像是陷入了某种沉思状态。

            过了差不多十多分钟,近卫凉花用钥匙开了东野家门东野司早就把钥匙给她很久了  。

            而一见到近卫凉花终于回来,还在互怼的藤原葵与高桥由美立马对视一眼 ,双手一握 ,决定暂时休战 ,去找近卫凉花 。

            “凉花快过来看看!”

            高桥由美一下子就把半只脚才踏进门的近卫凉花捉住 ,弄得近卫凉花整个人都是一愣‘哎’了一声 。

            她莫名其妙地被高桥由美拉进房间,直到被摁在板凳上还是一脸懵逼 :“那个由美 ,有什么事?”

            对面还坐着东野司呢你这么摁着我一屁股坐下来多不好意思啊 。

            她脸红红的 ,刚准备向东野司打声招呼,随后就听见高桥由美的声音了:“凉花 ,你看看能看懂东野老师写的五线谱吗 ?”

            “五线谱?”近卫凉花有点错愕 。

            东野司谱五线谱 ?

            她起身看了一眼,随后才忍不住侧头看向高桥由美:“由美这不是简谱吗?什么五线谱啊 ?”

            “哎 ?都不是一样的吗?”

            “差别很大的  。”近卫凉花嘴巴动了动 ,刚想给高桥由美解释简谱和五线谱乃至六线谱的区别 ,但最终还是摇摇头 ,决定放弃了 :“我看得懂的 。”

            “那凉花你能唱一唱吗?”高桥由美又提出了新要求。

            “唱?”近卫凉花‘呃’了一声,嘴巴动了动 ,但还是没发出声音,只是那张雪白粉嫩的俏脸已经发红 ,显出一种羞涩的状态。

            她以前跟着高桥由美与藤原葵去过卡拉OK的,但基本上就是混,看着她们俩唱歌,同时自己点东西吃 。

            你真让她唱

            “东野老师好不容易写出来的呢 ,肯定是给凉花你写的 。”

            高桥由美见近卫凉花不肯上当,又拿出东野司拱火 。

            给我写的歌?

            近卫凉花一下子就愣住 ,随后咽咽口水 ,点头:“我我试试看  。”

            对于国中 、高中女生来讲‘为我写的歌’,这算是最符合她们恋爱幻想审美的事情了。

            就算近卫凉花也不能免俗 。

            近卫凉花唇瓣张开,一边看着歌词 ,一边读谱 ,轻声唱了起来。

            她的声音属于那种细软轻柔的 ,因此唱出来并没有类似于米津玄师那般清澈纯粹的感觉但整体来讲咬字清晰,音调节奏把握得都还不错,感觉清唱都不用调音师,挺有水平的 ,再搭配着近卫凉花本身就美型俏丽的外表,要是放在前世日本 ,指不定近卫凉花能当个翻唱网红歌手 。

            她轻声唱着 ,但唱着唱着就觉得不对劲了 。

            这首歌唱起来根本就不是高桥由美那样说得情歌啊我被骗了 ?

            近卫凉花有点发愣 ,但还是继续轻声唱下去 。

            这首歌的旋律听起来有种酸涩之感。其中仿佛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就像是这首歌的歌词那样‘苦涩的柠檬香气’,让近卫凉花唱着唱着眼圈就红了 。

            近卫凉花本身就是个感性的人,再加上这首歌是东野司写出来的 ,她觉得估计这就是东野司的内心想法

            他指不定也太累了 。

            毕竟这其实是能想象出来的 。

            东野千早精神状态不稳定 ,双亲离开人世 ,偌大一个家庭需要自己扛起来他会有这种生死一般的感悟也是当然的 。

            近卫凉花越想越觉得自家男友东野司确实是太惨了 ,简直可以说得上是惨绝人寰,于是泪如雨下。

            她这突然变故让旁边听得正开心的高桥由美与藤原葵都愣住了。

            不是这好好儿地怎么就哭了?

            不过这首歌确实好听啊,不管是歌词还是曲调都感觉特别有意思东野老师还有这么一手 ?

            还没等她们多想 ,东野司就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抬起头:“嗯?你们怎么了 ?”

            他就低头写了简谱这段时间 ,怎么近卫凉花突然就哭起来了 ?

            这什么情况  ?

            “阿司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儿去了解你的  。”近卫凉花眼眶红红地抱住了一脸莫名其妙的东野司 。

            虽然感觉还不错,但他依旧挺奇怪的这怎么回事 ?

            突然就说要了解我?

            他看向高桥由美 ,似乎是想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

            “凉花唱了东野老师你写的歌,之后就突然哭了。”高桥由美忍不住抓了抓头发,有点犹豫地说道 :“不过这首歌确实挺伤感的啊东野老师你在医院里检查出癌症了吗 ?怎么突然写了这么伤感的歌?还是说有想自杀的想法了 ?”

            藤原葵站在旁边 ,难得的没有多插嘴,只是挺认真地看着东野司毕竟日本自杀人数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 ,而自杀的大文豪更是多如牛毛指不定东野司这个现象级漫画作者也一下子想不通 ,自寻短见了呢?

            不得不防啊。

            “”东野司 。

            这货还是一如既往地会说话 。

            东野司无语地摇摇头,但总算是知道近卫凉花为什么突然哭起来了。

            同时东野司也有点感叹果然不愧是当年配信榜的名歌 ,唱着唱着都能把别人弄哭了。

            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好好儿解释一下比较妥当  。

            他拍了拍近卫凉花的肩膀 ,乐呵呵地说道 :“这其实是我刚想到的主题曲,我本人没什么自杀想法的。”

            东野司直接把划作自己的作品了,毕竟前面都已经拿了那么多作品出来了 ,也不差这一首歌了至少又当又立的事情东野司还是做不出来的。

            “是这样吗 ?”近卫凉花听了东野司的话语 ,忍不住愣住 ,她张张嘴 ,这才面色通红地从东野司身上放下手:“对 、对不起 ,阿司。”

            东野司笑着摇摇头。

            老实讲,抱着近卫凉花的感觉还不错,她的体质真是冬暖夏凉,冬天像个暖手宝 ,夏天像空调 ,东野司巴不得把她丢床上,连空调费都省了。

            东野司这么想着 ,很快就感受到了别的视线。

            他侧头 ,这才发现东野千早正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桌上的简谱 。

            她直接就看入神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一八章.东野司想自寻短见?(4000字)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和风遇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逍遥战神江策最新章节更新

        余若薇

        绝品医武赘婿全文阅读

        玖月晞

        重生之庶女惊华

        陌柒柒

        道气武

        浮萍是我

        希泊尼战纪

        托斯卡

        一拳唐僧

        陈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