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2ACF88B4EC'></code><style id='2ACF88B4EC'></style>
  2. <acronym id='2ACF88B4EC'></acronym>
    <center id='2ACF88B4EC'><center id='2ACF88B4EC'><tfoot id='2ACF88B4EC'></tfoot></center><abbr id='2ACF88B4EC'><dir id='2ACF88B4EC'><tfoot id='2ACF88B4EC'></tfoot><noframes id='2ACF88B4EC'>

  3. <optgroup id='2ACF88B4EC'><strike id='2ACF88B4EC'><sup id='2ACF88B4EC'></sup></strike><code id='2ACF88B4EC'></code></optgroup>
      1. <b id='2ACF88B4EC'><label id='2ACF88B4EC'><select id='2ACF88B4EC'><dt id='2ACF88B4EC'><span id='2ACF88B4EC'></span></dt></select></label></b><u id='2ACF88B4EC'></u>
        <i id='2ACF88B4EC'><strike id='2ACF88B4EC'><tt id='2ACF88B4EC'><pre id='2ACF88B4EC'></pre></tt></strike></i>

            东野司并不是想要自寻短见误会解除 ,算得上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但是

            东野司注意到了东野千早的异状。

            她一直盯着简谱 ,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

            这让东野司有些诧异的同时,禁不住向前拉了拉东野千早的手掌 :“千早姐 ?”

            “阿司”东野千早抬起头叫了东野司一声 。

            但这一次并不像平时那样 ,带了点傻气,反而是那种心情特别复杂的声音。

            这是东野司一年以来 ,第一次听见东野千早声音中包含如此复杂情绪。

            东野司一贯以来还算平静的心情 ,难得起了波动 。

            他每个月都会带着东野千早去一趟医院进行例行检查 ,也知道东野千早的病情确实是在好转。

            但像今天表达出如此明了情绪变化东野司确实是第一次见到 。

            就连近卫凉花与高桥由美她们都惊到了 。

            东野千早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种乐呵呵透着点稚气的纯真感觉  ,刚才那种成熟感是怎么回事?

            她们不明白 。

            但随后她们就看见东野千早的身体向后栽倒幸好东野司眼疾手快 ,接住了对方 ,要不然指不定东野千早的后脑勺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东野老师,千早姐她怎么了 ?”高桥由美张了张嘴  ,总算回过神来 ,靠近问了一句东野司。

            “看样子是昏迷了”看着东野千早闭着眼睛  ,紧皱眉毛的模样 ,东野司摇摇头 ,毫不犹豫地取出手机给医院打了个电话。

            不管怎么样 ,这种突发状况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

            从东野家到医院并没有多少路程  ,东野司很快便将东野千早送去检查 ,同时与东野千早的主治医师小泉飞鸟会面 ,回答了她几个问题。

            最后根据小泉飞鸟的思考以及汇总 ,觉得应该是东野司写出来的《Lemon》简谱对东野千早的自我认知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

            检查结果也出来了 ,东野千早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等她醒过来再检查一下精神状态,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可以拿一些精神稳定的药物  ,继续带她回去静养 。

            对此东野司也表示同意。

            可是简谱对东野千早精神造成冲击这一点东野司确实是没有想到的。

            他之前在家中小储物间里虽说发现了东野千早的竖笛与写出来的歌谱但他却从来没往东野千早的精神状态状态上面想。

            对此小泉飞鸟也是进行了解释。

            像东野千早这样自我认知障碍的病人 ,一些琐碎的、细微的 ,都有可能会勾起东野千早以前的回忆毕竟精神心理这玩意儿谁都说不准  。

            东野司沉吟一声,觉得确实如小泉飞鸟所说的那样。

            《Lemon》是一首表达伤感与生死情绪的歌曲,其歌词与旋律或许也触动了东野千早  ,再加上许久未见的歌曲简谱这就让她如遭雷击 ,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

            但不管是否造成触动东野司都只想知道,东野千早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别搞得精神伤害又加深了

            他就这样在小泉飞鸟的办公室等待,高桥由美与藤原葵等到差不多八点钟就被东野司赶回去了 ,她们虽然还想继续守着东野千早,但东野司不允许 。

            毕竟她们俩都是女生,太晚回家不说家里人担心 ,更多的还是夜晚回家特别不安全日本有些痴汉很乐意对她们这种粉嫩女高中生下手 。

            就这样让她们回去 ,东野司与近卫凉花继续等下去。

            近卫凉花这个小女生 ,东野司怎么赶都赶不回去 ,犟得像头驴,她表示就是要等东野千早醒过来,然后再和东野司他们一起回家 。

            这话说得确实有点道理。

            高桥由美与藤原葵是结伴走的 ,东野司总不能让近卫凉花一个人走回去吧?

            这也太不安全了。

            于是两个人就一直等下去。

            差不多等到晚上十点多钟 ,东野千早终于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

            所幸,后续的检查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

            东野千早的身体很健康,但同时她依旧是之前那副模样 ,似乎并没有要恢复的样子 。

            这让东野司放心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失望  。

            虽然不管东野千早怎么样,东野司都不会放下她 ,但相比起东野千早痴痴傻傻的 ,东野司也觉得对方尽快清醒过来还是要好一些的。

            毕竟人的青春年华是很宝贵的 。

            东野千早不像东野司,是个从天朝穿越过来的穿越者她这个年龄阶段自然还是要以读书  ,大学为主。

            东野司总不能真把东野千早养成一个咸蛋了吧 ?

            不过临行前 ,主治医师小泉飞鸟也是将检查结果告诉了东野司,并且表示:“东野小姐的病情已经有了大幅度好转,这次简谱对她造成的刺激,或许就是她找回自我认知的开端这其实是个好兆头 ,东野先生。”

            找回自我认知的开端

            东野司轻轻地摸了摸身边一脸懵逼的东野千早的脑袋。

            东野千早确实是懵的。

            她之前记得自己是在玩吃豆人的 ,后面就睡了一觉 ,然后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有另一个自己与阿司生活那个自己让她感到有些陌生,看着有些可怕 ,阿司感觉也不像以前的阿司这就让她更糊涂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但梦醒了之后就发现自己在病床上面,一度还挺慌张的。

            不过现在抱稳了阿司

            那应该就没问题了!

            只不过怎么阿司的表情这么复杂啊 ?看着东野司皱着眉毛思考的模样 ,东野千早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眉心,半仰着脑袋:“阿司你是不是肚子饿了 ?”

            她说话憨声憨气的 ,但表情很认真。

            说完这句话后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从其中摸出来了一包塑料包装的小熊饼干 :“阿司阿司,这个给你吃,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她捧着饼干的模样看上去很是惹人心疼。

            东野司没去接东野千早的饼干,只是笑着问了一句:“这不是千早姐你最喜欢吃的饼干吗?”

            这种小熊饼干是东野千早最喜欢吃的点心 ,东野司在家里买了不少 。

            “因为是最喜欢的,所以才给阿司吃啊还有凉花,等一下我帮你们打开 。”

            东野千早憋了好一会儿力气,好不容易才将塑料包装撕开 ,随后她把塑料口子摊开,嘿嘿地笑着看着东野司与近卫凉花,等着他们取饼干吃。

            东野司伸出手,取了一块饼干,放进嘴里。

            “好不好吃啊?阿司?”

            “嗯不好吃。留给千早姐吃吧。”东野司只是咀嚼两下 ,便笑了两声,摸了摸东野千早的脑袋:“太苦了。”

            “苦的?”东野千早无法理解东野司的味蕾,她取了一块塞进嘴里,满嘴奶油香味让她幸福得眯起眼睛:“阿司你好奇怪啊 ,明明这么甜 。”

            东野司只是眯着眼睛笑 ,笑起来的模样像是个狐狸 。

            旁边近卫凉花眼圈红红的 ,她什么都没说,学着东野司的动作  ,也捏了一块饼干塞进嘴里 。

            她没说感想 。

            只是怎么说呢 。

            近卫凉花真觉得这块饼干好像和东野司说得差不多很苦。

            那细润的奶油香甜进入嘴里都莫名苦涩 。

            苦涩的甜味原来真存在的啊 ?

            听着东野千早问她还想不想吃近卫凉花也学着东野司那样,只是眯着眼睛笑,摇了摇头 。

            因为感觉如果不眯着眼睛

            眼泪好像都要被苦涩的奶香味牵引出来了

            东野千早有了即将痊愈的征兆。

            虽然只是征兆 ,但这也是好事。

            按照东野司的性格,本来应该庆祝的 。

            但不知为何  ,东野司心里面却怎么都没有打算庆祝的想法。

            就算要庆祝 ,那也要等东野千早真正痊愈起来 ,到时候再办个真正的庆祝会 。

            暂且放下东野千早这边的事情 ,东野司将目光转向《Lemon》。

            这首歌只是歌词歌曲便对东野千早造成了一定触动与冲击。

            要是真能被歌手真的唱出来那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

            老实讲  ,东野司其实有些期待的。

            倘若真有这个机会那找个歌手来唱这首歌也是不错的。

            但既然要找 ,那当然也要找优质歌手 ,总不能让一些唱功一般的歌手毁掉这首《Lemon》吧 ?

            东野司当然也想过自己留着这首歌唱 。

            原主的声音不错,清澈透亮 ,真有种低配版米津玄师的感觉。

            但东野司前世对于音乐也就是浅尝辄止懂得怎么看谱子 ,也知道怎么唱歌  ,甚至还会弹一点吉他,但基本上都不怎么精通  。

            比起专业歌手来讲  ,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

            除非这个时候系统突然给他发个歌手金曲大礼包,让他一下子变得全知全能不然,自己唱《Lemon》这种事情只能在梦里去想想了。

            那自己唱不了让姐姐东野千早唱这首歌怎么样?

            只是稍微思考一下就觉得不太可能。

            东野千早是带病之身,别说她能不能唱 ,就算她真能唱 ,东野司也不可能让她这个精神有问题的姐姐在外抛头露面

            你见过有那家人把自己精神有问题的血亲往外面推帮忙站台的?

            这明显不可能。

            至少在东野司来看不存在 。

            东野千早如果真想唱 ,等她病好了 ,东野司可以把许多前世的金曲拿出来让她唱个痛快,那怕词曲标明是她创作的,东野司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 。

            且东野千早之前的反应看上去只是单纯对《Lemon》这首歌有触动并没有表现出想要唱这首歌的意思

            所以东野司将给东野千早唱这首歌的选项暂时放下 ,同时拿过一边的电脑,目光迅速扫过。

            他打算听一听配信榜单上面的歌曲,之后再想着做出评论 。

            东野司顺着配信榜单上面的歌曲一首一首听下来,沉吟许久,这才禁不住摇摇头。

            要说感受他觉得前面高桥由美所说的那位大浦幸江是比较下来最合适的人选 。

            她的歌曲就是那种SOLO风格 ,而且唱功很强,这一点与米津玄师相差无几

            但老实讲 ,她的缺点也很明显 。

            她的声音主要是细软轻柔 ,唱那些情爱歌曲倒是挺有味道的。

            在她身上 ,东野司感受不到前世在米津玄师找到的那种清亮透彻之感 。

            唱《Lemon》的时候 ,米津玄师清亮透彻的男声虽然高昂 ,但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哀愁感明明是清新的唱腔却能压住别人的心情,正如《Lemon》这个标题一样,清新却又苦涩。

            但东野司只是想了想就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样 ,大浦幸江这个人选确实还不错,米津玄师那个人才又不是哪儿都有。

            再加上东野司也就听了她一两首歌 ,指不定她还能带来其他惊喜呢?

            总要见过大浦幸江本人之后再下结论的吧?

            东野司反复思索 ,最终还是决定联络细川小春 。

            在日本 ,出版社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并且牵扯到各种各样的人脉关系  。

            特别是浦岛出版社这种大出版社 ,要联络大浦幸江绝对没问题 。

            要是有浦岛出版社帮忙牵线,见大浦幸江一面,甚至出钱让她唱首歌这大概都不是一件难事。

            东野司如此想着 ,将手机取了出来 ,给细川小春打了个电话  。

            电话只是打过去几秒钟就接通了。

            这电话接通速度足以看得出来细川小春对东野司的重视程度 。

            过了一会儿

            “什么 ?东野老师你写了一首歌 ?想让我帮忙联络大浦幸江?”

            细川小春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这一次她大惊小怪总不会有人说她了吧?

            因为东野司这次做的事情未免也太太匪夷所思了 。

            是的 。

            细川小春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东野司所做的事情  。

            你见过哪个周刊漫画作者不满脸紧张地准备连载漫画,反而腾出时间去写歌谱曲的?

            至少细川小春是完全没见过。

            最关键的是这完全就跨专业了啊 。

            你说你会画油画。

            那细川小春点头,可以相信。

            你说你会平面设计熊本熊 。

            细川小春也是表示能够理解 。

            可你这突然从绘画方面跳到乐曲方面

            那她也只能说一句

            “你不太对劲东野老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第二一九章.苦涩的甜味(8000字)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和风遇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其他相关阅读More+

        嘉平关纪事

        九掌柜

        我在荒岛求生的日子

        柯布拉加德因

        我是幸存者

        卡罗拉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txt下载

        刘玉清

        神偷小千

        泰坦尼克

        大唐风华路

        夭安